众兴菌业(002772.CN)

一场座谈会让白酒股崩盘,酒鬼酒跌停茅台蒸发超900亿

时间:21-08-23 07:37    来源:中国经济网

“随着最近股价调整,白酒已经进入价值区间,茅台、五粮液、泸州老窖21年估值仅为36-40X,22年为29X-34X,下半年后期考虑估值切换将有明显收益。”

8月20日,在一份刚刚披露的研报中,中信建投结合渠道、动销和价格的情况,肯定了白酒板的投资价值。但这份研报一发布立刻就被“打脸”。

当天,白酒板块个股全部低开,wind数据显示,白酒指数(884705)开盘下跌接近4%,白酒股全线飘绿。截至收盘,白酒指数下跌5.87%,其中,酒鬼酒跌停,山西汾酒下跌超过9%,五粮液、泸州老窖下跌超7%,贵州茅台下跌4.4%,股价在年内首次跌破1600元/股(人民币,下同)大关,单日市值蒸发超过900亿元。

一场座谈会引发暴跌 

白酒板块的暴跌与今天早上突然流传出的一份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价监竞争局发布的《关于召开白酒市场秩序监管座谈会的通知》有关。

通知显示,为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领导通知批示精神,做好白酒市场监管工作,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价监竞争局拟于8月20日上午召开座谈会。该通知要求酒企派人员参加,参会地址为中国价格协会。 

图片 1.jpg

网传上述会议的通知 

8月20日,针对上述通知的内容,时代财经联系部分酒企进行核实。贵州茅台相关人士表示,并未听说,五粮液方面则向时代财经确认了上述消息,其表示大多数酒企都派人参加了这一会议,文件中的时间和地点也准确,会议的主要内容应该与中秋、国庆来临,市场上部分白酒酒价的上涨有关。

同日,一位白酒经销商告诉时代财经,据他了解,会议内容主要与茅台酒涨价、业外资本炒作白酒有关,但肯定不是要打压、抑制整个行业。“今年行业内事情太多,这几天也有政府不同人员接连去茅台镇调研。但关注的肯定不止茅台,是整个白酒行业。”

白酒分析师欧阳千里表示,此次会议仅仅是一次常规的座谈会,更多是征询意见、了解情况,其目的还是为了规范和促进白酒行业健康发展,而非打压白酒行业。

“近年来,白酒股过热、茅台价格飞天,所以会将一次常规的座谈会过度解读,从而引发资本市场恐慌。”欧阳千里说道。

跨界收购、提价、股价暴涨……白酒板块太火了 

是否要打压整个白酒行业、资本市场今天又是否“小题大做”仍未可知。但不可否认的是,过去一段时间,白酒板块实在太火了。

今年,贵州茅台的主力单品飞天茅台的终端售价屡屡创下新高。时代财经了解到,截至今日发稿,散装飞天茅台酒的一批价已经超过3150元/瓶,原箱飞天茅台酒的一批价更是接近4000元/瓶。

此外,不少业外资本开始跨界入局白酒行业。

2019年,海银系的岩石股份收购了贵酒云电子85%的股权,并改名为“上海贵酒股份”。2020年,处在退市边缘的ST亚星宣布收购山东名酒景芝酒业;纺织企业大豪科技宣布购买控股股东北京一轻持有的北京一轻资产公司100%股权,后者旗下的白酒品牌红星二锅头有望曲线上市;郭广昌的复星集团先后斥资超过60亿元,将金徽酒、舍得酒业两家上市酒企收入囊中……

在茅台酒“一酒难求”的情况下,酱香酒开始走热,资本更是集中“围猎”茅台镇。

今年,修正药业、海南椰岛、巨人投资、金东集团都试图分一杯羹。老牌浓香酒企水井坊、以托管金矿和贸易为主营业务的*ST园城、种蘑菇的众兴菌业(002772)、做电商的吉宏股份纷纷发出公告,表示计划收购茅台镇酒企。而在宣布收购意向后,相关上市公司的股票大多连连收获涨停板。

未上市的酱香酒企也在蠢蠢欲动。从2020年开始,郎酒、国台酒业、金沙酒业等酒企先后披露上市计划,融资金额从25亿元到74亿元不等。

而在原材料成本涨价和品牌高端化的趋势下,洋河、泸州老窖、水井坊、汾酒等品牌开始高喊涨价口号。仅在2020年,泸州老窖就向经销商下发了数十份涨价函。

中小酒企股价也是节节上涨。以舍得酒业为例,从去年9月28日底部的27.47元/股开始,到今年的6月7日最高的256.95元/股,舍得酒业最高涨幅超过了835%。这甚至带给不少投资者一种“买了舍得酒业股票就是躺着赚钱”的感觉。

白酒行业越来越热,但也不乏隐忧。

首先是越来越不确定的大环境。根据中国酒业协会披露的数据,2020年,全国酿酒产业规模以上白酒企业产量740.73万千升,同比下降2.46%。另外,Euromonitor的数据显示,近三年白酒行业零售总量复合增速仅1%,零售总额增速则达到两位数,零售单价近三年复合增速为12%,增长几乎全靠提价实现。

渠道中也暗藏着不少危机。有白酒经销商告诉时代财经,一些二线酱香酒经销商,因为低价促销的缘故,从厂家拿酒到卖酒基本赚不到钱,经销商只能依靠厂家的返点和提成盈利。同时,今年来,不少酒企在渠道中的库存堆积情况加重。

而对一拥而上涌入白酒行业的业外资本来说,做出成绩的“前辈”并不多。天士力从1999年就进入茅台镇,最终才将国台酒打造成了知名酱香酒品牌,海航和娃哈哈曾经雄心勃勃,但最终败走茅台镇。联想、维维股份也收购了孔府家、双沟酒业等白酒企业,但最终难敌亏损,只能选择出售宣告“戒酒”。

白酒企业曾多次被“敲打” 

市场监督管理总局此次召开会议,也不是白酒行业第一次被监管盯上。 

2011年9月、2017年1月,国家发改委价监局曾先后两次召开白酒价格座谈会。两次会议均提出,行业协会及白酒骨干企业要起到维护白酒市场价格的作用,维护市场价格秩序,营造公平的竞争环境,促进白酒行业的健康发展。

2020年12月到今年1月,上市白酒企业更是在5天连续收到4份监管函。贵州茅台、山西汾酒、五粮液、酒鬼酒均因在经销商会议上违规公开披露集团公司的年度业绩情况收到上交所和深交所的关注函。

同年9月23日,中纪委网站刊发了一篇名为《警惕高端白酒涨价引发不正之风回潮》的文章,将枪口对准了茅台等高端白酒品牌,引发舆论关注。当天,白酒指数整体表现原本强于大盘,但此后快速下探,最终收跌1.36%。

今年资本在茅台镇掀起的酱酒热,也引起了当地政府的警惕。

8月13日,仁怀市工业和商务局发布了《关于严格规范白酒企业生产经营相关工作的紧急通知》,通知表示,仁怀市所有酒企凡有开发“定制酒”和贴牌产品,一律严格到仁怀市酒业协会进行登记备案,并对企业挂牌进行清查整改。此外,上述通知还对酒企名称和宣传情况做出了规定。

一位白酒股民告诉时代财经:“虽然目前头部白酒股业绩叫好,但从三公消费到茅台酒酒价一直被监管关注来看,监管始终是一把悬在白酒板块头上的达摩利斯之剑。”

今日大跌后,白酒板块继续保持此前的回调态势。wind数据显示,自6月份冲高以来,白酒板块开始震荡下跌,一个多月时间,已经回调约25%。